蓝 野

劳烦点开,详见置顶
我爱春花烂漫的笑容,也爱冷气凝结的怅然。
独自哈气,看着冰冷阳光,思念一个人。这也是我想写/画的。

This is an opinionated and arrogant coward with confusion of logic and extreme thought,which is full of contradictions.

一些想说的

个人想法,也许有些偏激,语言表达能力不强


       我知道,我考完级了,我先做的事应该是写文,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知道会有人说我多管闲事,也会说我偏激。但这段话,我非发不可。

       可能是我见识不广,我是刚考完级刷手机的时候才看到“米兔(me too)”这回事。应该说,我很震惊,如此多的性侵被曝光,而且性侵事件比我想象中的还多还可怕。更何况me too的文章频频被删,被指责的明星也为自己开脱找恶心的借口,及某些知名人士用自己的影响力扩散恶心言论。

       各位,“苍蝇不叮无缝蛋”这句话我见多了。

       我可能比较幸运,从小到现在没遭过咸猪手,家里也不重男轻女,我单单纯纯长大,但有些观念从我周边的人渗透进来。我的一个好朋友说自己奶奶总是等她哥哥吃完饭后才让她吃剩下的饭菜,我的奶奶偶偶尔尔也会流露出一点点重男轻女,诸如此类。我慢慢长大,开始了解这些事,也开始接触到女权主义之类的东西。而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母只是反反复复说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这类话,稍微触及到敏感的地方就没再说过,我只是从同学那里才获得寥寥的二手信息,在六年级的时候才算大致了解,要我说,这种二手信息绝没有父母亲自教的性教育安全健康。

       我的父母是扶贫干部,是公务员。应该说,他们比一些父母更开明,也在政府的影响下有着“生男生女都一样”的观念。但他们也有着他们那个时代和职业的烙印,我妈妈会说我在网上浏览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爸爸更好一点,但我也听到过他对“同志”当玩笑讲给妈妈听(跑题了),他们甚至在我年纪不大的时候就灌输过他们带有功利性的爱情观和婚姻观,我说我不想结婚(起码现在不想),他们说女孩子必须嫁人。总之,他们默认我的想法,但觉得我和我的方式太过偏激。他们的反对给我的挫败比社会的反对给我的挫败还大,所以我从没把他们乖女儿心里的一些观念告诉他们。

       我,一个大咧的女孩,心里到底是什么追求?

       我曾经和身边人说过我的想法,男同学不当回事,女同学不感兴趣,双亲不置可否,只有一两个朋友和我一样的想法,但朋友之间总是谈一些更有趣更精彩的话题。我只好在网上查找,坚定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是正义又理所应当的事,别人怎么想我不管。同时我也意识到,传统势力很强大,键盘侠很多,而在上一代灌输的“女孩应该听话”观念成长下的女孩们画圈禁锢住自己后又开始禁锢下一代,事实上,“女人为难女人”的事似乎比想象中的多。

      近期看过一部电影叫《厕所英雄》。我对自己说,这不只是关于厕所,这也不是小问题,妇女们对自己的权益漠不关心,男人也十分自然地压迫女人。最应该站出来反抗的那群人,还觉得自己被压迫着是理所当然的。”(来自影评)

      尽管中国在这方面比印度好,但也有问题。政府再怎么大力宣传,一些人们还是想生男孩;键盘侠总是侮辱被害者,被害者因此羞于启齿;强奸犯耀武扬威......这些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强奸犯总是说自己控制不住,总是说受害者不检点。你们要点脸好吗?控制力有那么差?无论什么理由,这就是犯罪!是违反道德的行为!你不知道你拉开裤链的时候你就在犯罪吗?你这种人渣根本就没想过这会给女孩留下什么阴影!

     而且,我们有“美丽的权利”!我爱穿牛仔裤就穿牛仔裤,爱穿短裙就穿短裙,我觉得我长得好看,我想打扮自己!我有这个资格!

     “你瞪着我裸露的肩膀,‘呸’一声,说我‘下贱’!有人来欺负我,你说我‘自取其辱’!为什么?""我是女人,我有诱惑你的权利,而你,有不受诱惑的自由,也有‘自制’的义务”          ——龙应台《美丽的权利

       什么是我在追求的?

       我追求的是我的权益,我们的权益,属于我们的正当权益!

       是的,正当!而且正义!


       而你,是一个沉默的帮凶,还是我们的同伴?

评论
热度 ( 32 )

© 蓝 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