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 野

劳烦点开,详见置顶
我爱春花烂漫的笑容,也爱冷气凝结的怅然。
独自哈气,看着冰冷阳光,思念一个人。这也是我想写/画的。

This is an opinionated and arrogant coward with confusion of logic and extreme thought,which is full of contradictions.

“200多年前,谁能想到,只有13个州的美国会成为世界的超级大国,而他们曾经的统治者英国只能收缩到两个主要的岛屿?”

哎呀我真喜欢这句话【你不是个英厨吗】

但,属于他的历史荣耀无人能夺走,纵使这段历史已然无人问津。
——————
等等,也许我应该说一句

"一千多年前,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岛国会成为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殖民帝国,而他曾经的统治者罗马却被盖上了华美的棺盖?”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tag打的很虚,日常不务正业的我)

评论
热度 ( 21 )

© 蓝 野 | Powered by LOFTER